治疗功能性腹泻,肠道稳态少不了!|理中归元

“明明很注意饮食的清洁了,但是肚子就是拉个不停?”

“为什么已经吃了止泻药,还是一个劲儿的跑厕所?”

“这么热的天,腹泻反反复复,真是头疼!”

……

长期腹泻,多项化验又无法明确病因,这时应考虑功能性腹泻(FD)。功能性腹泻是功能性肠病的常见类型之一,尽管无肠道的器质性病变,但由于病程长且容易反复,目前影响着许多患者的生活质量。

国内外多项研究发现,功能性腹泻患者存在肠道菌群失调,提示其在功能性腹泻的发生、发展中起重要作用,并为其治疗提供了依据。本期理中归元就功能性腹泻和肠道菌群失调的关系及应用微生态制剂治疗功能性腹泻的疗效作一概述。

 

什么是功能性腹泻?

功能性腹泻(FD)是指持续的或反复的排松散(糊状)便或水样便,且至少75%不伴有腹痛。功能性胃肠病罗马III诊断标准规定诊断前上述症状出现至少6个月,近3个月满足以上标准即可诊断。

它是临床上常见的一种功能性肠病,目前研究表明,在中国功能性腹泻的发病率为1.54%,显著低于西方国家,但在亚洲相对较高,严重影响了人们的正常生活和工作。

功能性腹泻的病因和发病机制复杂,研究发现,其患者粪便内肠道菌群的数量明显减少,且各细菌种比例明显失调,故肠道菌群失调对功能性腹泻的作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共识。

 

什么是肠道菌群失调症?

人类肠道是一个庞大而又复杂的微生态环境,包括细菌、真菌、病毒、原虫等多种微生物,其所含微生物约占人体微生物总量的80%,且以细菌为主,将正常肠道内的这些微生物统称为肠道菌群(intestinal flora)。正常人肠道内不同部位的菌群数量呈稳定状态,种类不同的肠道菌群按照一定的比例组合,各菌间相互拮抗,相互协同,在质和量上形成一种生态平衡。

过去10余年的研究显示,肠道菌群和宿主的健康状况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随着年龄的增加,机体受到饮食、药物、精神压力等因素的影响时,肠道菌群在种类、数量、比例、定位和生物特性上会发生改变,敏感肠道菌被抑制,而未被抑制的肠道菌快速繁殖,使其正常生理性组合被破坏,转化成病理性组合,所引起的临床症状称为肠道菌群失调症(alteration of intestinal flora),其发生率为2%~3%。

目前引起肠道菌群失调的病因尚未完全明确,但认为与以下因素有关:

1、肠道原发疾病:如急慢性肠道感染、炎症性肠病、小肠细菌过度生长综合征等。

2、全身性疾病:如感染性疾病、恶性肿瘤、代谢综合征、结缔组织病、肝肾功能受损等慢性消耗性疾病。

3、其他:如抗生素的不规范应用、化疗及放疗后、各种创伤、多脏器功能衰竭(M0F)、胃肠道改道手术后、营养不良、免疫功能低下等。发生肠道菌群失调时,除了原发病的各种症状,还可在原发病的基础上出现腹泻、腹胀、腹痛、腹部不适等。其中,腹泻为肠道菌群失调的主要症状。

 

功能性腹泻与肠道菌群失调互相影响的机制

功能性腹泻的病因和发病机制复杂,尚不十分明确,而肠道菌群失调被认为是其主要致病因素之一。曾有研究报道,排除细菌感染相关、肠道器质性疾病及反复使用多种抗生素治疗的慢性腹泻患者粪便中双歧杆菌、肠杆菌和类杆菌均较正常对照明显减少。

肠菌群失调导致功能性腹泻的主要机制有:

1、正常情况下,肠道内以革兰阳性杆菌为主的某些细菌如双歧杆菌等,可竞争性与肠黏膜细胞结合形成一层生物学屏障,从而阻止致病菌和条件致病菌的侵害。当发生肠道菌群失调时,肠道内有益菌数量减少,致病菌数量增多,致病菌及其释放的内毒素可直接侵袭肠黏膜,导致肠黏膜屏障受损、通透性增加、分泌的局部抗感染性sIgA含量降低,促使肠道致病菌及其抗原易于透过肠黏膜,通过激活肥大细胞,使其脱颗粒,释放组胺、5-HT、前列腺素、类胰蛋白酶等多种活性物质,进而使平滑肌收缩增强、肠道蠕动加快,导致腹泻的发生。

2、健康生理状态下,因胃酸作用及小肠蠕动较强,细菌通常难以在此定植。萎缩性胃炎及长期应用抑酸剂时,因胃酸过低可造成结肠内菌群,主要为类杆菌、双歧杆菌、韦荣球菌、肠球菌及梭菌等厌氧菌上移至小肠定植,导致小肠细菌过度生长(SIBO),又被视为肠道菌群失调的菌群横向转移。小肠内过度滋生的细菌通过发酵肠道底物产生氢气、甲烷、CO2等气体,可导致腹胀;同时还可使肠腔内结合胆汁酸盐水解生成的游离胆汁酸增多,而肠腔内缺乏胆盐,影响甘油单脂和脂肪酸的吸收,进而引起腹泻。

当发生肠道菌群失调时,肠道内细菌的菌种、数量、比例均发生改变,例如有益菌双歧杆菌减少,致病性肠杆菌增多,肠道内专性厌氧菌对致病性需氧菌定植的阻抗力减弱,肠道定植抗力降低,进而出现腹泻,而长期腹泻又可加重肠道菌群失调,二者互为因果。另外,国内外多项研究表明,男性功能性腹泻的发病率高于女性,这可能与男性结肠转运时间较短、女性对液体和固体食物的延迟胃排空有关。

 

微生态制剂治疗功能性腹泻的研究

近年来,由于益生菌能够维持肠道菌群平衡,从而广泛运用于临床。益生菌是指具有生物活性、摄入适当量时可以对宿主产生有益作用的微生物,它可产生多种具有生物活性物质抑制病原菌繁殖,从而有效减少由于细菌感染导致胃肠道功能紊乱进而导致的腹泻。

人体肠道内的微生物有400多种,以维持肠道菌群平衡,益生菌群种群数量占优势,其中双歧杆菌、嗜酸乳杆菌、粪链球菌占98%,这些益生菌具有抗感染、提供营养、激活免疫系统等多种生理功效,通过结肠黏膜活检发现,功能性肠病患者厌氧菌、大肠埃希杆菌及类杆菌增加。

陈国毅等在《益生菌在功能性腹泻的治疗价值》一文中报道,运用益生菌治疗功能性腹泻取得了不错的疗效,现将他们的研究过程简要概括如下:

1、收集所在医院门诊或病房收治的功能性腹泻患者共96例。随机分成对照组和治疗组,每组48例,入组时均在笔者所在医院或其他医院排除感染性腹泻、炎症性肠病及其他肠道器质性病变引起的腹泻。两组性别、年龄、病程等方面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0.05),具有可比性。

2、治疗组采用益生菌联合思密达;对照组单独使用思密达。疗程均为4周,疗程中禁用抗生素及其他影响胃肠道动力及分泌功能的药物。

3、疗效比较:经治疗4周后,治疗组显效25例,有效18例,无效2例,3例并发便秘,总有效率89.6%,对照组显效20例,有效17例,无效5例,6例并发便秘,总有效率77.1%,两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4、本研究发现,益生菌在治疗功能性腹泻过程中总有效率达89.6%,明显高于对照组77.1%,表明补充益生菌能有效缓解功能性腹泻症状,同时发现,思密达在治疗功能性腹泻中具有便秘副作用,这可能进一步加剧功能性腹泻患者的肠道动力障碍,而益生菌能有效预防思密达等吸附剂导致的便秘症状,能双向调节功能性腹泻的肠道动力,维持有效的肠黏膜屏障功能。

理中归元总结,目前采用微生态制剂治疗功能性腹泻虽有一定的成果,但由于许多临床研究的样本量较小、可应用的微生态制剂种类繁多、各种微生态制剂研究的重复性、公认性低,需要更多的临床循证来支持。临床上应根据患者肠道菌群失调的程度,选用甚至联合应用合理的微生态制剂,实施个体化治疗方案。通过不断的临床探索和创新,为功能性腹泻的诊治提供更全面的帮助。

 

参考文献:

1.罗金燕.功能性肠病与罗马Ⅲ.胃肠病学,2006,11(12):739-740.

2.黄重发.益生菌对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患者肠道菌群调节作用的研究[J].疑难病杂志,2008,7(6):362-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