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自欺欺人了,没有健康的肥胖!|理中归元

最近,理中归元发现了一个现象,无论是220斤,单身25年的员工小明,还是公司里公认的微胖女神小美,都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新的称号:肥宅。他们经常发这样的朋友圈:“今天又叫了心爱的肥宅快乐饼,一个人就吃了12寸呢!”“下雨天,肥宅快乐鸡和肥宅快乐水更配哦”……

“肥宅”一词的盛行让广大胖友们找到了组织。肥胖也不再令人觉得糟糕透顶了。毕竟,肥宅同胞那么多,肥宅快乐水又那么好喝。为了肥胖烦恼,没必要~

不过,为着朋友们的健康考虑,理中归元还是要大义凌然地站出来说一件事:健康的肥胖,不存在!本期就让我们了解一下肥胖的危害以及其与肠道菌群的关系。

健康的肥胖不存在!那是病!

随着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与人们生活水平提高,肥胖症(obesity)患者逐年增多,且发病率趋于年轻化,世界卫生组织调查研究显示20岁以上成年人体重超标(BMI>25kg/m2)的发生率高达35%,其中11%的人被定义为肥胖(BMI>30kg/m2),这意味着全球有接近25亿人口受累。

1999年,肥胖症被世界卫生组织定义为“是人体内脂肪蓄积过多或分布异常的一种状态,是危及人体健康的重要因素之一”。肥胖能引起体内糖脂代谢紊乱,从而造成一系列代谢疾病发生,如糖尿病、高脂血症、高血压、癌症等。近年来,肠道菌群与肥胖之间的关联性受到密切关注及广泛研究,虽然其机理还不甚明确,但其神秘面纱已逐步揭开。

 

你知道有“瘦菌”和“胖菌”吗?

大量研究表明,肠道菌群的物种多样性及结构组成存在个体差异。

一方面,这种差异性与个体因素密切相关,相关研究如下:

1、Ley RE等进行的题为《Obesity alters gut microbial ecology》研究显示,肥胖者肠道中厚壁菌门/拟杆菌门比例显著高于体重正常者,而双歧杆菌和拟杆菌数量较体重正常者少;

2、Turnbaugh等进行题为《Diet-induced obesity is linked to marked but reversible alterations in the mouse distal gut microbiome》研究时发现:肥胖者肠道中厚壁菌门数量激增,拟杆菌门数量则相对减少。采用宏基因组技术对肠道菌群进行研究,发现与肥胖相关的微生物基因中,75%属于放线菌门,25%属于厚壁菌门;而与瘦体质相关的微生物基因中,拟杆菌门占45%。

3、一项来自美、法的研究表明,将肥胖大鼠肠道中的厚壁菌与拟杆菌移植给无菌小鼠,成功地复制出肥胖模型,并鉴定出3种“胖菌”,即颤杆菌、梭菌属14a簇及4簇,而“瘦菌”则为拟杆菌。

4、丹麦在一项对292例随机人群的粪便研究中,利用宏基因组学手段对肠道菌群进行基因图谱分析,发现肥胖者粪便中的菌群丰度显著降低,同时伴有血脂异常及炎症表达等现象,低菌群丰度还会使体重不断增加,造成恶性循环。

另一方面,这种差异性与饮食摄入也相关联,相关研究如下:

1、杨若言等进行的一项题为“肠道菌群与肥胖关系”研究时发现,高脂食物过度摄入会改变宿主肠道菌群的结构及功能,使食物中的营养物质过度吸收从而引起肥胖。

2、Shin NR等在高脂饮食诱导肥胖大鼠的研究中发现,某种革兰氏阴性菌-艾克曼菌(A.muciniphila)在肥胖大鼠肠道中丰度较正常大鼠少,其机制可能是拮抗胰岛素抵抗、脂肪堆积等。

3、Million M等在相似研究中则发现了增加体重和肥胖的菌——罗伊乳杆菌(Lactobacillus reuteri)和清酒乳杆菌(Lactobacillus sakei)。

这些差异性可以成为治疗肥胖症的靶点,通过药物或手术等方法降低“胖菌”数量及丰度,增加“瘦菌”含量,改变肠道菌群结构及组成,从而降脂减重。

肠道菌群失调可能导致肥胖

1

能量代谢

肠道菌群能使难消化的食物分解成肠道可直接吸收利用的小分子物质(如短链脂肪酸等),为人体提供能量;肠道菌群通过抑制禁食诱导因子(Fiaf)表达,使体内脂蛋白酯酶表达增加,从而使大量甘油贮存在脂肪细胞中,同时,肠道菌群还可以促进甘油三酯在肝脏脂肪细胞中积聚。

2

脂多糖(LPS)

死亡的肠道细菌可产生脂多糖,与CT4结合,启动促炎症因子释放;高脂饮食个体肠道菌群以革兰氏阴性菌为主,革兰氏阴性菌不断产生脂多糖,通过肠毛细血管网运送至全身,这种状态被称为“代谢性内毒素血症”,会诱发肥胖等代谢性疾病的发生。

3

慢性低度炎症

菌群失衡致使肠通透性增加,脂多糖过多释放入血,与CD14形成免疫复合物并被CT4受体识别,通过一系列信号传递,刺激多种炎性因子如白细胞介素1(IL-1)、白细胞介素6(IL-6)、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等表达,引起机体慢性低度炎症,进而导致肥胖和胰岛素抵抗。

4

肠道菌群-肠-脑轴

肠上皮细胞受作用于肠道菌群,分泌与代谢相关的激素作用于脑从而产生促食欲或降食欲的效应,如生长激素释放肽(Ghrelin)作用于下丘脑产生促食欲效应,在正常体重者的血浆中Ghrelin水平较肥胖者降低,肥胖者的血浆Ghrelin水平升降则不规律。

5

调节胆汁酸代谢

肝脏产生胆汁酸,经过胆囊分泌至十二指肠,肠道菌群产生的胆盐水解酶将胆汁酸分解成胆汁酸盐激活细胞信号通路,从而调节血糖、脂肪酸水平。

对抗肥胖,这些手段可以试试

01
药物治疗
西药方面,二甲双胍作为临床常用的降糖药物,也有减肥降脂作用。一项关于二甲双胍治疗糖尿病的机制研究中发现服用二甲双胍的小鼠的肠道中,粘液降解Akkermansia菌比高脂饮食喂养的小鼠显著增多。赵立平等的研究中也发现,二甲双胍在改善肥胖大鼠体重及肥胖相关指数的同时,还能显著降低肠道菌群多样性。

中医药方面,大多数学者认为中药富含多糖、多酚、生物碱,是一种潜在的益生菌,能通过调节肠道菌群治疗多种代谢性疾病,如黄连解毒汤能使高脂饮食诱导的高脂血症小鼠肠道中的双歧杆菌、乳酸杆菌丰度增加,具有降糖减脂、改善胰岛素抵抗等作用;临床上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温阳益气活血汤,经研究发现在降低胆固醇、甘油三酯等含量的同时还增加了肠道拟杆菌、双歧杆菌等数量;单味中药如决明子、大黄、葛根、三七、绞股蓝等均具有良好降脂作用,尤以决明子为甚。

02
饮食治疗
关于饮食治疗,人体中占优势的益生菌为双歧杆菌、乳酸杆菌,在食物中添加益生菌,可以提高黏蛋白水平,使肠道通透性增加,维持肠道完整以促进机体健康。

进食富含多酚、鱼油、乳清蛋白的食物也可预防肥胖的发生,因多酚可以促使黏蛋白大量分泌,减少氧自由基,在厌氧环境下,艾克曼菌丰度增加,能对抗胰岛素抵抗及改善内毒素水平;鱼油则通过改变肠道内双歧杆菌属、脱硫弧菌等丰度,降低肠通透性,阻止巨噬细胞在结肠内集聚和减少代谢内毒素来预防饮食诱导的肥胖。

在一项针对肥胖青少年心血管功能及肠道菌群研究中显示,饮食干预结合运动在降低体重及体质量同时,能改善其血脂代谢能力及心肌活力率,并增加肠道菌群多样性。

03
其他治疗
在外科减肥手术中发现,术后肠道内厚壁菌数目减少,变形菌有所增加,再将这些菌群移植到无菌小鼠肠道内,发现代谢相关指数发生变化。除此之外,针灸、拔罐等中医外治疗法也对减肥有显著作用。

理中归元总结,肠道微生态的失衡在肥胖症当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当然,在关于确定简单易行的方法或食品药品来解决肥胖问题,以及诠释机体不同阶段肠道微生态的变化,从而预防肥胖相关问题的发生方面还有很多的未知因素需要探究。这不仅需要人群作为研究对象,还需要更精准的分离菌株的方法来保障实验结果的准确性。通过对于肠道微生态的研究,可以为肥胖的预防和治疗提供新的思路和科学依据。

 

参考文献:

1、刘柳, 牟维娜, 刘元涛. 肠道菌群和肥胖的关系及其相关机制[J]. 齐鲁医学杂志, 2017, 032(002):249-252.

2、陈浩嘉, 陈有仁, 吴寿岭. 膳食纤维和肠道菌群与肥胖关系的研究进展[J]. 医学综述, 2019, 25(05):839-844.